乌镇两日

日期:2019-11-13编辑作者:生活旅行

转贴至

金莎娱乐手机版,栅,音闸,去四声调,本文中意为以物所围之地界,与寨、堡、村、屯类似。

乌镇一共四栅,东西南北。南北栅为民居,并不在此番游览意义之中,故略去,唯东西二栅,有些区别要说明。

东栅,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乌镇,《似水年华》便拍摄于此,人来乌镇,多去此处,宁愿顶着酷烈夏日,也要亲眼看看那成人爱情童话里面的逢源双桥和“晴耕雨读”匾额,两三小时,逡游个来回,已然足够。

西栅,新近开发,多数景点还在建设中,人少,民宿客栈沿河而立,对岸商铺冷门闭户,争来几分幽静,立在窗口,便是河中舟子的摇橹声也能清然入耳,这份悠然绝不能成为“到此一游”的拥趸们的所属,只有真想寻份宁静的人才能在此寻到水乡那种真能透过呼吸循环于体内的味道。

而我此文要记的,不管是景致、事物、情绪都统共发生在西栅的两日中。在这两日中,我饕餮入目的美景,肆意优哉的宁静;在这两日中,我原本有些游离的心情变得坚定;在这两日中,我原本不太奢望的变成了现实,更有若干的力量汇在胸间,甚至可比恍若隔世。

而这若干的情绪,全来自那个不肯让我的相机触碰她眼神的女子,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机缘巧合,是怎么在乌镇桥头清冷,无人,虫鸣,星残,水无痕,云若游,灯如幽璧的夜沉天籁中丝丝入扣的?而无论如何,我是要感谢这两日的,我该要为这标题浅浅的八个字记下一篇虔实的礼赞的,为了记住这个瞬间,让她知道这心是被她的眼神俘虏了,就化身做个她身上的配饰也是甘愿的。

八月四日 晴 成行.惊讶间的情绪

此行乌镇,缘由极多,比如星麟提起了它,《似水年华》幻化了它,手中的相机想要征服它,但在这诸多起始的缘由之中,却怎么也没有爱情的影子,好像自己是要故意地在这个有朴质装帧的水乡上高洁些什么,直到她参与进来。

和她提起这次行程,是在决定要去乌镇的第二天,原本只是想告诉她,我要去的,去拍照,让她知道而已。从来没有奢望过能和她一起去,而且是单独一起,因为好像总在心底告诉自己她是不会去的,因此没有邀请,没有游说,只是告诉而已。

但事实也许总是难以用想象来衡量的,或许我越是这么坚定的认为着,奇迹也越发的离我更近,她在QQ上跟我说,她也要去!或许就在这一刻,那颗久已有爱滋润的种子开始不再安于沉睡地下,蠢蠢欲动的渴望着一丝阳光了。

从来没有这么细致的准备过一次旅行,定车票、定房间、查看西栅的景点攻略闲散逸趣,一直到出发。

八月四号的清晨,阳光并没有因为头晚的雨水而有丝毫的柔软,还是那么骄横着,她一身短装打扮,红色的T恤加上灰白的牛仔短裤,脸上有些兴奋,我努力的告诉自己她脸上的兴奋是写给这次旅行的,而不能够是给你的,这样想虽然对于我来说有些自欺欺人——因为看到她微笑的时候,我知道我此次的旅行必然会是一个快乐的过程,而不管是否有收获爱情或者其他——但总算让我能稍微的安心的去面对整个旅行,而不至于老是神情恍然的处于游离之中。

到乌镇车站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下车以为能看到沿途的定然是一片古雅,却哪里看得到半点古镇的样子,全是一副破落的市镇形容,枉费了我们徒步走到西栅景区入口的两公里多路程。

拿到头日预定好的门票和房间,出门便是一个行程不算太远的渡口,再看地图,发现设计者实在可谓用心良苦,因为基本上是非此渡不能进西栅,而再抬头所望所听再也不是市井之态,俨然这渡口背后便藏了一个世外桃源,我轻轻在船上跟她说:我们要在这里关上两天了。她回头,只是微笑。

我们所住的民宿在西栅中间地段,房间靠河,有窗,但太小,这可能是唯一的瑕疵,但老板的临河后院却给了我们不小的惊喜,两头两尾视野都极开阔,不管从哪个角度,基本上都能看到你想要的水乡的情绪所在。

吃过午饭,阳光愈发强烈,我拿着相机在房间的窗口和后院试了试,光线都生硬无比,也大概明白了所谓顶光是怎么回事,于是决定午休,容后出发。

三点不到,实在抗不住手痒,拿着相机出发了,她原本说我们单独行动的,决定休息,晚上去洗盐浴,但大概也觉得独自一人呆在屋里睡觉实在有些浪费,所以打算和我一起出去。

我实在不愿意她跟着我的,因她一个女孩子,烈日当头,怎么能忍受得了?而且我当时一门心思的想着出片子,也怕冷落了她,让她觉得孤单,但她坚持一起,我也不再强求。

光线仍旧有些硬朗,加之新近开发,日头高悬,许多场所冷清异常,而且我对仿古建筑物的拍摄实在没有半分经验,所以一路快门不停,却所获甚微,于是常常的把镜头对准偶尔游荡进镜头的游人或者河中缓行而过的蓬船,也无甚满意的所得,于是想为她拍几张照片,但她总不十分的配合,说自己不上像,于是只好偶尔的偷拍,但效果也不佳,所以这个下午对于我来说是有些沮丧的,除了在处理自然强光方面有了一些心得之外,几乎是一无所获。

大约三个小时后,我们回到了民宿。

原本打算休息一下,吃过晚饭就出去拍黄昏和夜景,结果回去就睡着了——早上五点半就起来,一直折腾,实在有些困乏。等到醒来,日头已经吊挂在地平线上边不远,主人家吃饭的客人也多,等了许久才轮到我们,饭桌已经摆到了后院,这时日头已经下去了,四周开始黑起来。

我对老板说,有蜡烛吗?拿来点上,太黑了。老板问,几点了?她看看表说:七点一刻。老板微笑,说再忍一忍,马上就开灯了。

七点二十,几乎是准时的,整个河道以及两边的民宿商铺都同时燃起了璀璨的灯光,可以说开发者又是用心良苦的,那灯怎么的和谐着,我的文字实在没有办法描述,我只看到她脸上有细腻的微笑,整个饭桌都浸润在一片流光溢彩的包围之中,我几乎觉得这样的吃饭实在是奢侈的,因为我从来不曾这么奢侈的吃过一顿饭,就连我刚才假想的烛光晚餐也不及其万一。

带三脚架是何其明智的一个选择,夜景小光圈长曝,我几乎把我白天丧失的信心加倍的找回来了,我甚至对她说,如果不是只开两个小时的灯,我会拍一个通宵的。

但怎么说呢?或许我该为我这话感到沾沾自喜,因为如果真开了通宵灯,我浸在这美景中不断的按动快门的话,我将失去的将是比那照片更珍贵万分的。

景灯关了,只有路灯仍然亮着,我们往回走,夜已经渐渐浓起来,四周的几间原本清冷的商铺也已经打烊,路上行人更是寥寥,我们回到民宿,洗澡,看电视,聊天,这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八月五日 晴 无月.残星下的新生

或许生活总是因为它的连贯而让人充满希望,当一天结束的时候,另外一天的来临便悄悄孕育某个惊喜,不管是在残星之下,或是在傍晚的落日之中,总之这一日是要写进你生命的,所以你必须要给它一个符号,留下一个证据,证明你的虔诚。

我们原本说过今夜是要通宵的,但说的时候我们总在笑着,让人觉得这不过是个玩笑,当我从地毯上站起来说我们出去的时候,我原本以为她会微笑着说睡吧,困了。那时我该要灰灰的关进自己的房间,把这乌镇一夜真实的美丽和那近在咫尺的爱情扔到梦里某个深远的角落了。

但我们出发了!老板已经睡了,客栈的门板已经上齐,小门用一个小小的木凳顶住,我轻轻拿开木凳,推开小木门的时候,嘎吱的声音几乎把我拉回到外婆老屋的某个深夜,站出去,站在那狭窄的青石板路的中间,没有一个人,没有,只有两边的路灯安静的挂着,一直的延伸到视线的焦点之外。

等她下来,我们朝着下午和晚上拍摄的反方向前进,我们走得很慢,我跟她说话都不自觉的放低了声调,如果不是因为那沿路密集的路灯暖融的色调,而只是那么一两盏的远远的挂着,我们大概连话都不会说——实在怕惊动了这宁静,扰了它的清梦。

原本打算是绕到河对岸去的,那里有条长廊没有关灯,但当我们跨上那座桥的时候——那座桥在离入口不远的地方,也是整个河道上地势最高的一座——我们就自然的坐下来了,这一坐,我脑海中良久以来蠢蠢欲动的,奢望的,被潜藏的都被这夜色催化了。

这夜,就是这站在我面前的夜,该要有怎么样的魔力呢?如果说日间的西栅能让人一眼望出一个世外桃源来,晚间景灯下的西栅能让人体会出一个如梦如幻的空中楼阁来,那这夜,这真实的,宁静到极致的夜该是能让人剥离虚妄,褪去嗔欲,还原到最真实的自我的镜子,它照出了我原本胆怯的却真实的自己,照出了面对阳光却无法得到的勇气,照出了一切和美好有缘分的情绪,也照到了我的缘分,用几点残星做了指引,用若现的虫鸣给了参照,用乌镇的轮廓描述了一个画面——她,一定是我明天将看到任何恐惧和磨难都绝不会逃避和退缩的动力,也是我看到繁盛和凋敝都以之为美景的使者,因此,她一定是这夜暗示给我的,暗示在这乌镇桥头清冷,无人,虫鸣,星残,水无痕,云若游,灯如幽璧的夜沉天籁中的。

回去的时候,我已经用左手小拇指轻轻的勾起了她右手的小拇指,天空已经泛白,鸟鸣声也渐渐起来,到民宿的时候,仍旧安静,我推开小木门的时候,好像在推开另外一个世界,一切都不一样了,因为那个顺着石板路牵引回来的小拇指,因为乌镇只有我们两人见证的这夜,与伊,这不过是个开头,就让那小拇指永远勾着,一起回味这足证一生的两日吧。

本文由金莎发布于生活旅行,转载请注明出处:乌镇两日

关键词:

九寨<>黄龙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笔者去了那几个地方: 九寨沟 长海 日则沟 诺日朗瀑布 犀牛海 树正瀑布 卧龙海 火花海...

详细>>

北京出发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仪征 发表于 2005-05-17 17:24 11:00 122元早上8点多磨磨蹭蹭起来,简单吃...

详细>>

金莎娱乐手机版比较喜欢的一些景点

一、线路设计 D1石景山→情侣路观光带→珠海渔女→闺蜜泰疗 D2农科奇观→梅溪牌坊→梦幻水城 D3横琴岛→澳门环岛...

详细>>

再看我的家乡

第1天 2014-09-07 清晨迎着薄雾踏上家乡的土地…… 东站 解放桥 海河 吃麻好? 滨江道上地总店 劝业场步行街……北头...

详细>>